欢迎来到 东莞市霜结冷冻设备有限公司
全国咨询热线: 13829118638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连升北路

电话:13829118638

传真:0769-85020952

邮箱:45279349@qq.com

新闻动态
作家苏童:我不怀念八十年代
时间: 2020-03-23浏览次数:
作家苏童:我不怀念八十年代张英我记得,差不多是1995年夏天左右,我在南京第一次采访苏童。当时采访的地点,大约在鼓楼和新街口之间的一个茶馆还是咖啡馆,我记不清地点

作家苏童:我不怀念八十年代

张英


我记得,差不多是1995年夏天左右,我在南京第一次采访苏童。


当时采访的地点,大约在鼓楼和新街口之间的一个茶馆还是咖啡馆,我记不清地点了。时间是下午两三点的样子,苏童穿着T桖衫,短发,浓眉大眼,身材魁梧。我采访了一个半小时,把他的中短篇小说代表作,还有他当时的长篇小说,都问了个遍。


那时,我正在复旦大学读书,一边读书写作,也给《新民晚报》、《羊城晚报》和《作家》、《山花》杂志撰稿,谋生养活自己。那一次的采访,是应《作家》杂志编辑李健君的约稿。那次的苏童采访,完全根据录音整理出来,一字一字写成稿件,寄给了《作家》。


李健君电话里说,稿件收到,已经编的差不多了,准备在下两期发表。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又说稿件找不到了。宗仁发老师也催他查找,但稿件最终没找到。我当时也没有留底稿,那个采访的录音带,留在了武汉老家,就彻底没了音讯。


后来,我到北京,在《音乐生活报》当记者,因为丁晓禾策划了一套书,由作家王朔、余华、苏童、格非主编了《我最喜欢的作家短篇小说选》,苏童那本选编的是《枕边的辉煌》。当时做了一个电话采访,算是弥补了第一次的遗憾,发表在《音乐生活报》文化周刊上。




作家苏童




再后来,图书策划人石涛出版了《重述神话》中国项目,在引入版权翻译出版了几本外国小说后,他请请苏童、叶兆言、阿来、李锐等作家,分别创作了几部长篇小说,加入这个国际写作项目。苏童选择的是《碧奴》,写了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。


那一次,我已经到《南方周末》工作。2006年6月11日,在上海的一家酒店里,我先后采访了苏童和石涛,主要话题围绕《碧奴》展开。此后,应美国《滚石》杂志中文版创刊,应主编郝舫邀请,我电话采访苏童,文章《我是一块不滚动的石头》发在了创刊号上。可惜这本杂志出了一期就停刊了。


真人斗牛牛下载

此后是2009年,苏童的长篇小说《河岸》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,在潘凯雄的陪伴下,我在上海市中心的一家老公馆里,一边看足球,一边围绕《河岸》和写作转型,做了一个采访。


最后一次采访,是2013年8月的上海书展,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《黄雀记》。那天,本来主办方安排在签售前有个座谈会,可惜排队的读者太多,从一楼排队到二楼,座谈会取消,最后只能电话采访进行。




以下内容,根据前几次的访谈内容,系首次发表。张英:有人说,文学的时代过去了,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?


苏童:我从来不相信这个说法,因为文学的生产力这么多年来并没有低下去,只是因为现在人的生活节奏加快了,人活得越来越累,没时间看书。有时间看书的时候,大家都愿意去轻松,去娱乐,读书也娱乐化了。



张英:很多人都怀念上世纪八十年代,你会有这样感受吗?


苏童:倒过来说,现在是非常懒惰的、没有判断的文学审美系统,下载牛牛游戏这个评价系统非常懒惰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,李陀那些年龄的作家有很多。那时的文学空气跟现在不一样,很干净。一有声音,任何一阵清脆的声音都能传得很远、传得很响。然后,另外一个叫好的声音,同样也可以传得很远。文学版图上,有一个莫名的制高点在那儿。


现在是众生喧哗的时代,每个人都失语。 我不好说评论界、不好说思想界,但是太长的时间,谁也发不出一个响亮的声音来。久之,我觉得懒惰慢慢地形成。没有人去寻找、发现真正的文学,大家只会骂、只会批评,批评很容易,但是去寻找发现的工作,吃力不讨好的活,谁也不肯去做。


现在我们如何来判断文学作品的价值问题,其实有一个取向,就是市场和销售量、占有率,这种价值取向渐渐流露出不健康。这种怀疑,不是发自一个人的审美经验标准在怀疑,而是采取一种相反的姿态,比如这本书市场好,那它的价值一定是值得怀疑的。


但相反地来说,一些很寂寞的作品,真正是有待于别人去发现的。但现在很多人,没有这个发现的热情了。如果这种现象真的是可以成立的话,我觉得我们可以怀疑。怀疑的眼光永远是没问题的。对什么东西都怀疑,至少我觉得这种眼光一定是健康的,是一种健康的判断。



张英:作为一个畅销书作家,你在乎市场份额吗?


左右棋牌下载

苏童:比如说到文学市场的变化,如何争取最大量的读者,争取这种所谓商业上的成功。我有这种期望,但另一方面我很清醒,也很自信:我们这种80年代过来的人,很有感触,因为这个市场,已经不是当年所谓的先锋文学市场,也不是艺术小说的市场。


我第一本书《1934年的逃亡》出版的时候,印刷量才三千,那还是个半合作关系。因为我们《钟山》杂志主编对我们很好,因为几个编辑都写东西,杂志社掏了一点,给每个人都出版了一本书。


到了后来,文学的形势好转,我们的图书,开机印刷量,基本上都是一万。那时候出版社有一个保底方案,书要印刷五千册,保证可以不赔钱,他们就很开心。但以现在的这个市场,基本上靠电商和实体书店,现在是要八千到一万以上,出版社才能不赔钱。


关于书和市场的关系,我觉得始终是一个事故接着一个事故。江苏文艺出版社,我是第一个出文集的,接着是叶兆言,刘震云,格非,余华的作品是社科出版社出的。《苏童文集》那套书,他们打出来的开机印刷量是六万八,但是实际上,出版社的编辑跟我说,销售量远远不止这个数字。


为什么呢?因为那时候还是刚开始付版税,他们很不习惯。那时候都是三四千字,三十八把一百个作家打发了。你卖一百万册,几千块钱就有了。他们当时很不适应给作者付版税。所以做点那些东西。


牛牛斗牛游戏免费下载

我自己也始终觉得是个意外,所以我没太较劲这套文集,最后到底印了多少。我就拿了六万八千册的版税。但大家都知道、市场也知道。二十万册的图书销量,我不肯定有,但是十万册是肯定有的。这个事情,在江苏也不太好说,因为体制始终是那个关系。这个事情本质在于我们中国大陆,始终认为盗版、盗映图书这是小事情。这个在台湾、在香港,你是要坐牢的。它是一种经济犯罪是犯法的,那是要吃官司的。


今天的这个市场,非常复杂,变化很快。作为创作者,我们对它无从把握。这给我一个启发,根本不需要把握,唯一能把握的是自己,因为我不能把市场的脉,我不是老中医,可是我对自己的病情,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比较了解,很多情况我把自己的脉搏,有的时候,干脆就以不变应万变。我觉得我自己是聪明人,所以对待变化,我其实就是这个态度。



张英:你对图书市场了解吗?


苏童:我一直认为市场永远是一个谜。作家你可以分析,恰好最不好分析的是市场。很多出版社约稿,都会押宝选题,建议作家写他们认为的热点。其实我反对去猜市场,因为市场是你做不起来的,永远会出现意外情况。


我自己亲身的经历也是,我在上世纪90年代,卖得最好的书,谁也想不到是《苏童文集》。当时江苏文艺出版社,为什么会替我出版中短篇小说集呢?他们以为自己了解市场,要拿我的《武则天》,当时是张艺谋要拍电影,他为了拿这个东西,给我出了一套文集,说别的出版社是不会给你出中短篇小说集的。结果图书出版,拿到市场上,谁也想不到,我的文集卖得最好,有十几万套吧,而那个长篇小说《武则天》,就卖了3万册。



产品展示
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东莞市虎门镇连升北路

电话:13829118638

传真:0769-85020952

邮箱:45279349@qq.com

友情链接:
  • H5手机游戏
  • 东莞市霜结冷冻设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